徐淳刚:上帝、图像和未来 电视游戏

/ / 2019-06-18
徐淳刚:上帝、图像和未来...

安德烈斯·塞拉诺:尿中基督  Andres Serrano:Piss Christ,1987.


徐淳刚 | 文

图像是人类认识的第一本能,比言语更为根本。原始人通过壁画记录历史和神祇,古代人通过绘画表现天堂和尘世生活。现代人更幸运:通过孩提时代的照片,我们就能回忆起自我;通过某人的遗像,我们就能怀念哀悼。照片几乎重塑了我们的意识和生活。

照片的世界是一个现代生活世界,远离了天地更远离了众神,它仿佛就是从过去到未来的时间。现代性即时间性,时间中的照片让我们如此快乐,也如此哀伤。在上帝已死的世界里,照片无穷地复制,成为无尽的幻象。

现代人活在现象世界,没有绝对,只有日常。大多数人总感觉艺术高于生活,这代表了对存在本质的渴望。但今天的艺术早已和生活混为一谈。美术馆并不比朋友圈更艺术,它们互相渗透,可以同样喧哗或寂静。美术馆是观念斗争的场所,是意识形态早已限定的地盘。生活中的照片也许更有价值,尤其是劣质的图像,无意义的图像,被颠倒被打码发出来的照片,它们更是社会问题和个人情感的见证。

所有的图像都能带给我们思考,在这一点上图像没有好坏。好的图像在更多的时候是一种蒙蔽,因为它美化一切,如同商品。我们缺乏对劣质图像的展览和研究,我们总想更历史更艺术,但这些看似现实或艺术的影像,早已被划定了界限,太精致,太虚幻,缺乏人性的光芒、对权力的反叛和对卑贱之物的考量。

无论有没有上帝,自然万物本身都在进行无穷的复制,照片的复制泛滥只是其中之一。照片不是被动地在生产,相反是压倒性的决定性的。人们是多么热情地在拍照啊。发生了什么事,总想拍下来,让人知道,连参加会议的专家也不例外。发生了什么事?只有照片是沉默的,事物以绝对的平静面对我们的梦幻。

图像是一个象征世界,它代表着人类伟大的想像力。但今天的想像是时间性的,只有照片,只剩下童年的记忆和未来的死亡。照片仿佛远古的壁画,通过照片,我们参与了艺术和生活。但我们根本不知道照片是什么,这就是今天的哲学。没有人能为上帝拍下一张照片。照片比我们想像的还要深刻,也更为浅薄。


徐淳刚 | 思想集

世界摄影·文学翻译 | 微信ID:xu-chun-gang



长按-识别-关注

赞赏 | 编辑部

阅读使人进步,谢谢一路有你



长按-识别-赞赏

— END —



谢谢赞赏